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区文化 > 当地习俗 > 正文 >

以色列版“万圣节”耶路撒冷的狂欢之夜

2020-09-02 18:18:44 | 作者:佚名| 来源:旅游资讯网 |

以色列版万圣节。耶路撒冷的狂欢之夜。2017年3月14日。作者姚路。出发去以色列之前。我苦于找不到耶路撒冷的沙发主。正疑惑时,一个姑娘回复我。他说。3月12日和3月13日是耶路撒冷的普林杰。全城的犹太人盛装狂欢。届时全程会有各种 。所有的人都将喝的酩酊大醉。普洱杰。6名普林杰。译为抽签。为近一点和庆祝古代流落波斯的犹太人免除大臣曼的种族灭绝的阴谋。庆祝方式包括饮酒。婚宴。集体歌唱跳舞。集会放烟花,盛装假面。向穷人施舍和互赠食品。从没有在西方参加过任何诸如万圣节班,大型盛装 的我。倒是深深低估普林节的规模。那天晚上我一反常态,想出门逛一圈。往日里人潮并不汹涌的雅法路却人声鼎沸。迎面而来的是。各种超级英雄。动漫人物。凡间精灵什么鬼都有。大家妆容精致,服饰考究,甚至还有穿着全套盔甲的钢铁侠。

以色列版“万圣节”耶路撒冷的狂欢之夜

相比之下。那些穿着连体动物服的人们,倒是显得过于随意漫不经心。有轨电车上。成群结队的妖魔鬼怪正蜂拥而至。空气中涌动的热情和欢腾,让当天非常困的我一下子清醒。以色列是一个音乐之都。去年在格鲁吉亚徒步遇到的一对以色列父子。张口就跟我聊马友友的大提琴作品。而沙发客网站上的沙发组。几乎都是音乐和舞蹈狂热的爱好者。大街上时常能看到人们跟着街头艺人的音乐而跃然起舞。欢快程度。大概可以比肩印度兄弟。而普林节的狂欢又怎能少音乐?人们随着节奏欢快的歌曲举起手跟着音乐蹦的。越冬。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释放的快感。犹太人甚至一反平日里给我留下的严肃印象。对我这个外国人表现出不同于平日的热情。他们用蹩脚的中文对我说我是犹太人。然后不忘说一句我爱中国。淘气的小孩儿有时候猝不及防的放一个滑炮。

以色列版“万圣节”耶路撒冷的狂欢之夜

在这个局势并不特别稳定的国家。医生突然的巨响让我心头一颤。产生的一种随时都要打仗的幻觉。但过一会儿我就习惯这些一惊一乍。也习惯天空中的烟花。这个城市。总不能总生活在我们外人沉重的想象中。他需要欢乐。他们需要欢乐。酒精是普林杰重要的部分。因为这是以色列全年中唯一允许正统犹太教徒喝醉酒的节日。在群魔乱舞的人群中。偶尔会看到一两个穿着犹太正统西装。带着礼帽的男人。他们并不加入狂欢,而是安静的在一边喝酒。来耶路撒冷之前,对他的印象就是想来倒是非常片面。对他的印象现在想来倒是非常片面。哭墙前虔诚祷告的。犹太人。正统的衣着打扮。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哀伤。以及三千年来的纷争。好像正应那句话。世间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世间若有十分哀伤,九分在耶路撒冷。这个城市有太多的故事。

以色列版“万圣节”耶路撒冷的狂欢之夜

冲突以至于似乎快乐和安宁成奢侈品。但正如阿里沙维特我的应许之地中提到的。历史。创伤。未来。都不是现在的以色列年轻人所真正关心的。他们更希望拥有正常的西方生活。而不是老一辈的那些正统宗教复国主义。西安也就是犹太复国主义。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一种必须履行的责任。而无论这个国家此刻所拥有的和平是多么短暂。都不那么重要。犹太民族经历太多的创伤和迁徙。如今。他们在英雄之地。如今他们在应许之地扎根。铸造表面的和平。同穆斯林基督徒共享这个三教圣城。甚至掌握绝对的主动权。他们奋斗至今。有理由喘吸一下。在耶路撒冷。除部分极端正统的犹太社区外。大部分犹太人聚集区都干净美丽。但此刻。喝醉的和没喝醉的人们穿梭这一片狼藉的大街上。人们全然不顾礼仪规矩,坐在街边啃着披萨,或拿着酒瓶躺在街边。

盛装打扮的人们位于邀请我一起合影。并跟我分享食物。这样的喜庆延续到第二天。虽然那天天气烟尘。但即使是最正统的犹太社区。路边也有将近一半盛装打扮的人们。穿着西装,戴着帽子的犹太父亲。裹着头巾的犹太女人。带着四五个奇装异服的孩子赶往各种拍队。赶往各种 。好。其实论视觉的冲击力。耶路撒冷远不如伊斯坦布尔宏大。但耶鲁沙冷却是独一无二。他有充满故事的大街小巷。有凝重的大屠杀纪念馆。肃穆的哭墙。有持枪的男女军人。从老城那整洁美丽的犹太区,只需穿过巴掌步行10分钟就能到达混乱的穆斯林区。不同宗教,不同民族的人们。在这片土地维持着脆弱短暂的和平。这里有太多可说的故事。而普林杰。大概和大部分外人对犹太人的想象全然不同。我们好像更喜欢沉浸于耶路撒冷三千年,沉浸于他历史的创伤和建国的曲折。

但这里依然有狂欢。仿佛要把整座城市掀翻的狂欢。来中东旅行经常会被朋友、亲人质疑安全吗?我们对这片土地都停留在新闻联播带来的想象之中。这让我想起去年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我问起叙利亚妹子关于大马士革的生活时。他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正常。其实除非人类历史上极端变态时期。否则。人们的生活都是照旧的。

文章来源: 旅游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