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食 > 美食文化 > 正文 >

点菜小技巧-在槟城

2020-09-02 18:18:42 | 作者:佚名| 来源:旅游资讯网 |

我觉得这个跟大马吃饭就是这点菜这事真是一个挺复杂的一个工程,呃稍微熟悉一下熟悉稍微习惯一下,因为他每家每家不一样。然后有时候你坐那也没人招呼,你觉得自己特就是特像游客特别不能深入其中,又不他又不是那种大的那种很无助的感觉,对他又不是那种大的那种餐馆,反正你进来大家都一样给你上一个卖牛,你看白牛你说我要这个一口一口一口对对对对对对就完,他又不是那样的。所以你就得特别注意它这里边一些点菜的技巧,这是一个特色这是一个特色,尤其是他们那如果人一多一忙,顾不上你就顾不上你,你发现你特别孤单,你站在那你有一种特别巨大的无助感,你要么主动点去跟别人搭讪,要么就是走,对没人的时候没事你特别好点,没人的时候你跟他们聊天什么的,他们也有功夫,本身都是华人,他们也特别愿意知道一些大陆的情况,但是如果说这个怎么讲就是人一忙就顾不上你,这时候你就跟那呆着,你就觉得很有点有一种委屈的感觉,我就说不出来,可能是人那都是小本经营是?人少服务员少,可能就是一家人去那儿,一家人维持这个摊档,人少,然后顾客多那肯定是没有时间去照顾你,不像我们这儿呃可以雇服务员呀之类的人可以忙的过来,有点不像这样,人家那都是家族企业。

点菜小技巧-在槟城

这个我想起一个特别逗的事儿这哇地给我们介绍一下,就是你去之前你好像是跟槟城人聊天是?对,我是在那个背包客栈上去发帖,就是想看能不能遇到一个当地人能带我们玩,能聊一聊,然后真有一个人真有一个人,然后后来我们加微信聊天,然后就聊到能不能带我玩的问题上,我说那你有空吗?然后那人说可以,我们是家族企业,我反正时间很就是很闲,当时一听家族企业这富二代,这个这这个我我要是姑娘的话,那就投怀送抱,对这下半辈子就可以有依靠逃离逃离帝都,然后生活无忧,就当然后来发现好像不是那么回事,人家卖白咖啡的卖卖卖什么那个卖炒果条的炒果条云吞面都是家族企业,都是家族企业,从祖上到现在都是一直在做一人摊到都在做一个事儿,他这就是还是有这种有传承的这种感觉,就是叫法不太一样。

点菜小技巧-在槟城

是?对家庭小作坊呃有点这意思是?就是子承父业就是这样,对对对,就让我想起那个赤木刚宪,噢对?师傅刚现在不是高中毕完业,他不就是回家跟着他老爸去做做做吃的,这我还真记不太清。是实木的。大猩猩我知道,但是对那个剧情还真的不太记得,日本人也有很多这种家庭,对,就是一辈传一辈这东西你接着看。那个呃寿司之王对寿司之神,对差不多这意思是?这那个这熟悉赘谋福金龙不是皮罗的,好像是基本就是这个像日本的一个米其林三星餐厅,对我们做寿司的这么一个故事,它也是一袋一辈传一辈,怎么把这个寿司这个技巧传下去,对,那其实也是这种父承子业字收费的,富城子业好像炸似的,也是这种子承父业的方式,然后把这个相关的这个烹调的这种记忆传下去,对是这感觉是?是这感觉。

所以我觉得这个也很重要。然后我记得我第一次去这个听baby就这4大天王那吃饭的时候就感触颇多,因为当时好像那天是不太忙卖,然后我们就跟那个档口的人聊天,因为当时第一次去大马,不是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去大马。很兴奋,对很就很陌生的感觉,就不不太明白人家国外是什么样,然后我当时就问我说您这个垫上睡吗?我问的是门口那摊档,我说您上睡吗?收税。他说对对对对对。我每每一天要交给就是他,不是档口和那个就是店和店和那个摊档口就和摊档对?他说我每天要给这店交好像是20亩地,就不订的还是30马币的钱,固定的,就为什么他要交这钱?就是因为他端进去,它根里边吃什么的,人家那个人家那个对,人家就得帮着他收拾收拾完再再还给这个门口这摊到。

文章来源: 旅游资讯网